【安雷】于你的耳旁窃窃私语着


非原著向。现pa,交往设定。
生活习惯并不健康的成年人组,安哥饮酒/吸烟(偶尔),雷狮吸烟喝酒都很瘾。
短小又ooc,满足一己私欲的设定。
文不对题。
能接受请↓

——————————
踱步。

雷狮漫无目的地走着,帆布鞋蹭着水泥混凝土路面挪动脚步的声音在无人的小巷路上异常的响。街边伫立着的路灯杆子上挂着的老旧灯泡不时嗞嗞地叫两声,直直打在地上的昏黄灯光随电流声也不时闪动着。

他手里照例捏着半罐冰啤,偶尔拎起来他那瘦削、在亮得有些泛白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过分白皙的手腕做一个掠起样的动作,然后掐着易拉罐抿下一口不少的酒。

那双漂亮的绛紫色眼睛四下张望着,像是有意捕捉着什么,亦似不带任何目的的偶然一瞥,然而视线却是不曾落在啤酒罐上,或是地上——他只望着和自己等高的地方,以及远处的地面。他的脚步一如平日拖沓。走,照常走。

安迷修走在他后头,望着那样的背影出了神。
同雷狮不一样,他手指间夹着根只吸了小半口的烟。他将刚刚吸入口腔的烟在嘴里蕴了半秒,眼睛半阖着,然后终于把那口烟,那口辛辣呛人的、毫无魅力的烟慢悠悠地吐出来。
安迷修走得也不算慢,腰背照例是挺直着的。而他却偏偏不去追上雷狮的脚步,换作白天,他肯定会像老妈子似的跟着雷狮并排走。他只是漫步,脚步声轻得有点听不见。像树叶层叠唰唰地划过学校后墙的温柔。

突然间不知道是谁开了口,夜中的星星似乎被惊醒了似的眨眨眼睛望着泛黄拉长的街灯灯光上的两个也被拉长的影子接近的模样。

“恶党。”

“…?”
他的声音响起来,在有些发凉的夜间空气与周身的黑暗的映衬中显得无比清脆。翠绿色的眸子在灯光下流转着与平时那抹像澄澈的泉水一样干净的青翠还要不同的别的什么。
一抹烟雾随着他的开口从他有些干涩的两瓣嘴唇间悠悠地飘出来,没有一次性散尽,挡在安迷修的脸庞前。迷迷糊糊、朦朦胧胧,他分明是可以透过那薄薄的灰色中看到他的眼神的,雷狮却只感觉什么都没看清。
他的眼里那像是悬崖山涧密林一样的安静被打破,闯入了什么别的,闪闪发光的东西。
雷狮看呆了。

安迷修扯住了雷狮的手臂,他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地让人拽着向下。然后,唇齿相接。
余下的一小半口烟被安迷修尽数灌进雷狮的嘴里,雷狮瞪大了眼睛看着安迷修的眸子呆了两秒,最后阖上了眼。没有人往另一个人的口腔里伸舌头,没有牙齿轻轻相碰的声音。仅仅是唇瓣印在了唇瓣上。

他们少有的、和平地接了二十多秒的吻,直到那股烟气在彼此的嘴里打了好几个转,差不多要散去自己最后的辛辣和苦涩。
雷狮脚步往后,分了唇的两个人四目相对。雷狮微微张着嘴巴,一小丝最后的烟从他的嘴里飘出来,但他只是润了润自己的喉咙,然后淡淡地开了口。
声音比刚刚安迷修喊他的、以往任何时刻他回应安迷修的声音都要小,宛若是在安迷修的耳边窃窃私语一样。
他脸颊稍微偏往另一个方向,眼睛望向前方路灯灯光照着的别处,说:

“下次等烟吐完了再亲我。”
安迷修笑了笑,伸手握住他捏着易拉罐的手抬起来,雷狮并没有抗拒地任由他也喝了一口酒。

“好。”

————

思前想后还是补了一个写后感(?)
对我自己来说,我还是很喜欢成年人的这种相处模式的。给人一种很,安逸的、舒服的氛围吧。
乱七八糟的,看到这里谢谢你啦。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