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大早醒来发现暗恋的人躺在枕边的惊吓实况

cp是云亮。
呃我想应该有很多ooc吧..能接受的话就往下拉吧!
第一人称注意!!

“早..”
我嘟囔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缓缓翻了个身半眯着眼瞅着身边本该空无一人的床边,发现了一件令我惊讶到差点瞪大眼睛张开嘴巴尖叫的事,
--那里躺着一个熟睡的人,在我触手可及的范围内。
并且我似乎,非常熟悉他。
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像是在同谁抢夺什么一样。争先恐后地,眨了眨我的眼睛好让自己看清楚。
不由分说的,一张漂亮精致的面容闯入我的视线。棕色的发丝懒散地搭在软乎乎的枕头上,细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地随着呼吸声扑扇着,过分的漂亮。他的呼吸声很安稳,我甚至感到有一股安心感油然而生。

不,不是似乎。
…子龙?

是他。我不会认不出来这张我经常注视着的面孔...不如说,我甚至对自己这份熟悉感到害怕。尽管我能把握住分寸,但是谁知道将军怎么想呢。
我吞了口口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放松自己,放松。我告诉反复地自己,尽管我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慢慢地缩起身子来了。延伸开来的思绪叫我自己难堪起来,可这个问题确实至关重要,而且是摆在我面前的--

我们...到底度过了一个什么样的夜晚?

我不敢想,但是脑袋里还是蹦出了一些唧唧歪歪的事情。毕竟我一介军师和他一位将军,就算是同事也没太大可能要睡到一起。
况且我竟然什么都记不得了。
...难道是...。

不,我赶紧憋住了自己的各色想法。尽管我就想到最可能和现实契合的一种,但我想那是假的。说不定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呢。如果不是碍于身旁睡着的温驯家伙,我可能会伸出手给自己的脸来两下方便自己清醒清醒。
大清早的,我可不能因为这个就没有勇气面对他..。
不,扯远了。

刚刚提到我的各色想法..其实是清一色。我猜大概是个香艳之夜,不过私心里也觉得是这样没跑了。毕竟--他平日里是要忙着带兵的。
我心疼地瞅瞅他安详温润的睡眼,恨不得伸手出去碰碰他的头发,眉心,嘴唇。可以的话还希望被他拥在怀里呢。肯定会很暖和..
不,我瞎说。
哪可能的事儿啊,人家可是帅气清秀的赵子龙,能打能扛还能跑。主公的得力将军妹子的心上人。我和他可只是同事,关联小得可以。而且迫于这微乎极微的关联,还不好暗地喜欢他。
不过我还是很害怕的,万一他醒了才是真正的麻烦事儿呢。我还可以接受毕竟我可暗恋..咳咳,对他有一定的好感好长一段时间了。子龙可不一样,他看到我之后多半会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平时颐指气使的家伙突然成为自己的枕伴换作是我我也会吓死的。是吧?
我想我现在一定是缩成了一个白色的被窝团子,尽管这被子是很长,能足以包住我还连带着能盖住他。于是我尝试着舒展开自己的身子,缓缓地..轻轻地..就像我一点都不紧张一点都没露馅儿一样..。
我呸。动了动自己的四肢才感觉到了什么叫僵硬。原来我有这么紧张吗..?

不管了,破罐子破摔。
我试着轻轻地舒展开自己的身子,尽管比我想象中可要难得多。但是为了不被发现,我还是有带着充分的觉悟去做的。

不妙,棕色的发梢抖了一抖。
我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停下我的慢动作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还在睡着的一样。我猜他是个容易醒的人,因而我学着他的温柔乖巧也闭上了眼睛,开始轻轻地呼吸。
尽管如此,我的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似的乱七八糟。算我也求求佛祖,不要让他发现我是醒着的,求您。

果不其然,他动了动自己的手臂。接着打了个哈欠,
“哈啊...。”
听上去睡了个安稳觉。太好了,我忍不住在心底默默地上扬嘴角。但同时我也更加害怕起来,因为一般人这个时候可已经在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了。
“..!?”

唉。他绝对是看到我了吧。
我轻轻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才发现手心里面全都是汗。也只好暗自庆幸自己不是那种想到什么就摆出什么表情的人。
..可这个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啊。
一边这么想一边默念“不要被发现”的时候,所面对着的那副身躯开始了缓慢的翻身,像是一只有点蠢的企鹅、也像是一匹温驯的马。
..原来没被发现啊、太好了。
他作势要起来,然后果真就开始轻轻地活动起自己的手脚。有点无措的气息若有若无地朝我涌来,我总感觉自己的脸颊也快撑不住变得通红。
想睁开眼睛瞅一瞅他这个时候的模样啊..不、我还是没有勇气舍生取义的。
他的手臂缓缓的抬起来,掀起了那边的被角,我再一次质疑一下这个被子的长度一个人盖究竟会有什么样的舒适感,接着他的动作幅度刻意地缓了下来,估计是害怕把我吵醒吧?
没错了,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被子摩挲他的肌肤发出了细细的、温柔的声音,那一端还遗留着的他的体温和味道,毫无保留地慢慢包裹住我。

虽然不是我的风格,但是必须得说:
好幸福。

他的脚踏空到了地上,也许拖鞋就在床边来着,但是我听到了赤足行走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啪嗒、啪嗒”地。也听到了他没有好好看路一脚把自个儿的拖鞋踹翻了的“咚”的声音。别吵..!因为我也很想笑。
“呃..”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应该是被自己的拖鞋吓到了吧,很想说什么的样子不过硬生生地憋了回去。我似乎听得见一个个字眼咕咚咕咚被他生吞一样地硬咽下去。
他终于手忙脚乱地找到自己的另一只拖鞋啦,他的脚步变得欢快了起来,有点像是慌乱掺杂着喜悦的“吧嗒”声。
然后那个声音离我越来越远,出了这个溢满了他香气的房间。
“..呼。”我几乎顾不上要考虑此时此刻自己的处境算不算是安全得不会被他发现,我赶紧睁开了自己忍着没被发现的眼睛又眨了眨。最终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落在旁边那个洁白的枕头上,说实话我是有点想滚..不、翻身过去。
此刻我的身体异常地快过了思想,像被他传染了一样轻轻地翻了身转过去。
真正躺下的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并没有活在人间。
我贪婪地趴在那个人原先所处的位置,装作自己是睡糊涂了一样把脑袋往枕头里埋,他的味道扑面而来。
唔。
接着我听到雏鸟嘤嘤相鸣,感到一束阳光穿过玻璃落在了我身上。
但愿不是梦吧。

---
写得很烂嘛..!![。]
感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11)

热度(78)